李清照的寂寞

高中的时候,语文老师给我们讲李清照的故事,讲她在一个元宵节的时候,很认真地描写外面的热闹,语文老师说,她越是把外面的人们的繁华写地越热闹,就更进一步地衬托着她的寂寞。 高中的时候,自己总是沉默,很少和班级里的人沟通,有一天大概忽然的兴致,语文课起来回答了一道问题,既然感觉到四周许多异样惊奇的目光。回想起来,高一的我们,仍然对世界上的许多存在充满好奇和困惑,仍然对保持自我有一份过度的坚持呢!

继续阅读
北京:最初的愿望

我在高中毕业的暑假,我的友人给我电话,约我一起去北京。19岁的时候觉得外面的世界无比神奇,更不要说大名鼎鼎的首都。我们很开心地在电话里讨论这个大胆的想法,然后我就兴冲冲地去征求父母的意见,结果他们给我泼了一大盆冷水,不同意。理由是我们太小,什么都不懂。那个时候我们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,第一次去县城还是骑了大半天的旧自行车,父母不放心也是理所当然的吧。 我们就都很扫兴,觉得漫长的3个月的暑假无法去实现这么有趣的一个想法好可惜。现在想想,当时虽然比较冲动,不过未必不可以。嗯,我是这样想的。 ......

继续阅读
从2013到2015

这两年,我走了很多地方。无论是靠近哈萨克斯坦的喀纳斯或者在俄罗斯旁边的满洲里,无论是水墨画般的漓江或者多年未能成行的小卫家,以及那些我未想到会这么早就开始走的神奇之地。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成为旅行爱好者,只是心情很不好的时候,会跑出去,在那些纯净的山水里行走,在广阔的道路上行走,在和那些陌生却愿意互相交谈的旅人诉说的过程里,心情似乎可以慢慢地平静下来。只是,这两年,总觉得,是这样得难过。就算我在一路上有那么多的美好时光。也总是觉得这样难过。 失意的时候忍不住会想,为什么人生要遭遇这样多的挫折?这个时候......

继续阅读
孟外的那条黑狗(五)

老挝的孟外是个非常美丽神奇的地方。这里躲在雾里的青山,这里清澈明亮的溪流,欢乐地玩水的小孩,以及在溪里清洗的年轻姑娘,野草发出青涩的味道,让这里成为我心里最靓丽的一个绿色家园。 在孟外有趣的事是我和CJY在饭店里吃饭的时候,一位强壮的美国黑人朋友隔着桌子和我们聊天,并邀请我们一起进餐。虽然这个村落的人真的很少,我们还是很客气地谢绝了。不久之后,又来了几位来吃饭的游客,他们聊了一会就一起在一张桌子上吃饭,然后路上有走过的游客,他们也打招呼,召唤一起来吃饭聊天。慢慢地,一个大圆桌满了,我没记清楚后面有......

继续阅读
孟外的那条黑狗(四)

在我这只拖油瓶的强烈要求下,CJY和我撤离了这个巨大神秘的溶洞。出来洞口看到一群当地的居民在冰凉的水塘里开心的嬉戏玩水。没见到一直跟着我们的小黑。 我们去了广阔无垠的田野,那里散步着一拨拨的牛群。我喜欢在晴朗的天气漫步在这样的原野里。后来我们又钻进了茂密的丛林,想要去寻找传说中山上的瀑布。拖油瓶再次发挥作用,拉着CJY逃出了没腰的灌木。 折腾了大半天,真的很饿,我们找到了这附近唯一能看见的房子,运气很好,是个饭店。我们一上来,就看到了前面遇到的那三位欧洲人,还有,失散了的小黑。此刻,它正坐在外国人......

继续阅读
孟外的那条黑狗(三)

小黑在大闹牛群后,终于满足地重新踏上旅程。我和CJY紧随其后。 在一座山崖下,看到一条长凳,有位当地人似乎在收门票,我们看了看旁边的说明,翻译过来的意思是你给予的这1美金,将会用来帮助这里的儿童上学。我们上前交钱,他记录我们的姓名,我看到记录本上只有几行-看来今天似乎没有多少人来。 (更多…)

继续阅读
翻过新的一页

历史将翻过新的一页,而我将会是孤单的一个人。 将不会有纠缠不清的过去,也不会有被无法原谅的痛苦,离开这片土地,走向新的开始,那才会是我今后的道路。 我也不再会是这样经常的难过着,这些所有的苦难加起来,也无法将我打倒。 树,一起走吧!

继续阅读
孟外的那条黑狗(二)

看得出来,小黑对这条路很熟,有点老马识途的味道。它走的很快,但是发现我们这两只拖油瓶只能到达这种龟速的时候,它就停在那里,回过头看着我们,等我们离它近了才继续往前。太阳有些大,它每走一段就在路边的草丛里寻找水沟,一边饮水一边等待步速缓慢的我们。 (更多…)

继续阅读
不愿意再被伤害
觉得好孤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