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:戒尺

教室后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响动,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,就听到数学老师几乎是吼叫般地喊道:“蔡树,你给我站到教室门口去!” 本来还到处是悄声低语的教室立马安静下来了,全班同学刷的举头往树的座位望去。此刻真的是一根针掉在地上不听见都难了。树不敢回头看数学老师,心惊胆颤,软着腿挪到教室门口。后面是秉一一脸忧愁的目光。

站在教室门口,树看到了满天的乌云,“要下雨了。。。”树默默地想。他又惊又怕地在门外胡思乱想了很久,忍不住有点儿怨恨秉一了:要不是她老是捉弄我,我怎么会这么丢脸呢?

终于,树听到教室里数学老师喊了他的名字:蔡树,你进来!

树刚转进门口,就看到数学手里拿着一根又粗又短的木戒尺,他倒吸了半口冷气,心扑通扑通地跳,脚几乎是抬不起来。

“过来!” 数学老师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,严厉地,毫不留情地,尽然显示出毫无公报私仇的可能性。

树低耸着头,艰难地,一步一挪地走向讲台边。 秉一在座位上,咬着嘴唇,无声地看着。

“啪!”一个大响声,树觉得手心迅速地红了一块,他还没怎么想着有多痛,“啪!”,戒尺的第二下已经继续招呼着他的右手,他痛得拼命想把手往回抽,无奈数学老师的左手死死地抓着他的手臂,动弹不得。又是一下,树眼睛红了,再来一下,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滚了。数学老师再接再厉,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痛快地打了八下,这个时候,树已经满脸是泪花了。鼻涕都流出来了。数学老师这个时候,感到大仇得报了。他看了看树红烧猪蹄似的手掌,终于松开了树垂软的手臂,心满意足地说道:下次不许这样了!

树张了张嘴想说是,发现喉咙好像塞住了,只好点点头表示不敢了。数学老师对树的悔过的表现很满意,于是他更满意地说道,“下去吧!”

树低着头慢慢地回到座位,秉一在一边关切地凑过头来,想看看树到底掉了多少眼泪,树不让她看,又没地方躲,只好把头趴在课桌上。秉一无法数清楚树掉了多少颗泪珠,只好在旁边喃喃自语道:想不到他也是个爱哭鬼。。。

放学后,吴建宇和树一起回家,一边走一边跟树说:你知道吗,你那一声大喊,数学老师吓的差点掉了下来,整个梯子都晃了,红字早掉地上了。。。。。。

1 条评论

  • chisheng 2015 年 11 月 09 日 21:20 星期一

    楼主,写的还是不错的,要是写出倒叙或者回忆那就更好了

六:戒尺

© 2010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